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的天空

相识即是缘,相识必相知,缘必有缘由,缘在缘里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让心情先阳光起来——杭州雨巷   

2009-03-06 11:49:04|  分类: 杭州印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这是《杭州日报》城市周刊一版内容,在前段时间的雨天中,可爱的记者们寻找出了一座城市的雨中之美——杭州雨巷,并用图和文带给我们阳光了:  

在小河边的巷子行吟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雨中漫步,除了去西湖边欣赏烟雨朦胧的景象,去小巷子也是另一种心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者 肖向云

       初春的杭州,被雨水滋润许多天了,还带着些许的寒意,但这依然阻挡不了人们出门闲散的心情与脚步。在雨中漫步,除了去西湖边欣赏烟雨朦胧的景象,去小巷子也是另一种心情。沿着湖墅北路往北走个几百米,过了康家桥,就是著名的小河直街历史街区了。

      这个地方我去过很多次,但在雨中漫步,却还是头一次。周末,下着淅沥的小雨,沿着运河边西岸的游步道走,一路上也有不少像我这样的闲人。

      小河直街历史街区是近代江南典型的水乡民居。经过整治后,就像一幅干净素雅的水墨画:青石板铺就的路,白墙黛瓦的砖木结构房子。小河直街历史街区与繁华的河坊街不同,也与不远处的大运河不同,它和小河里的水一样,安静,温婉。我甚至想,这里将来居民住进来了,商铺开业了,节奏也会很缓慢。因为这是它本身的气质。来到这里的人,也会融合在其中。

    相比西岸的小河直街,我更喜欢钻到东岸的巷子里,那条叫做“小河东河下”的小巷子,虽然崭新,但古韵依旧。这里的整治改造,充分体现了修旧如旧的宗旨。外立面在旧房的基础上原样修复和加固,保留了雕花木柱、花格窗、木楼梯等清末民初的建筑元素。你看,小河东河下78号人家墙垛上的旧彩绘,并没有因为修缮而消失。它依然很动人。

  小河东河下2号,是被列为杭州市历史建筑的“姚宅”,民国时期著名的永达木行。这是一幢两层的砖木结构建筑,是传统住宅向现代城市住宅转型的代表作,建造于上世纪三十年代。以前去的时候,我总会和户主姚桐藤先生攀谈几句。姚先生60多岁了,他说自从他1947年出生在这里后,从来没有离开过。房子去年年初一修缮好,他就迫不及待地搬回来了。这一次,我撑着伞路过时,姚宅的门关着,窗户开着,姚先生一家正在吃中饭, 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。多么美好的生活。而门前的老树,有的高大挺拔,有一棵则横在小河上,隐约地,发了芽,让人在微寒的天气里有了春意的感觉。

  徜徉在雨中的小河东河下,暂时忘却了尘世的纷繁,就连忧伤也变得淡淡的,最后化解在这雨里,心里空明,澄净,萌生出美好的心情,甚至禁不住吟出几句诗来。这也许是江南雨巷独特的魅力。所以,如果你心里有解不开的结,就请到这些雨巷里走一走,出来时,也许你也成内心纯净的诗人了。让心情先阳光起来——杭州雨巷  - 云 - 云的天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河东河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南的瓦片偎着小河排开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时光就成了这条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从满墙藤蔓到木楼玻璃窗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院落与脚下的石板道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每一条接缝都怀着遥远的往事。

      它们比临水的那株老香樟要古老许多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拥着鱼鳞般的嫩柳与细竹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连同越桥而来的几只小鸟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衔着雨雪风露,把小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织成一件热爱青春的旗袍。

 

元宝街:杭州唯一石板古巷

       撑着伞,站在巷口往纵深里望去,觉得这里似乎才能找到戴望舒《雨巷》里的那种意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者 张海龙

         雨一直下,落在杭州所有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还想走石板古巷的话,就来元宝街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找到名声赫赫的胡雪岩故居,就能找到入口。横是元宝街,竖是牛羊司巷。

        牛羊司巷,相传南宋时有牛羊司在此,牛羊成群,是专门管理皇帝用膳和祭祀用牲口的专职机构。巷名启用于南宋,又名武宁巷。牛羊司巷名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       元宝街,一条用130多块青石板铺成的小巷,是杭州现存唯一一条石板铺设的古巷。长约百米,宽不过一米,因为元朝时有宝藏库在此所以得名,巷东头原来还有石制大元宝一只。

        元宝街两边,高高的风火墙里藏着富贵人家。元宝街1号是源丰祥茶号旧址,据说昔日曾为皇帝晒制御茶,据考证,此处还曾住过一户朱姓大户人家。最早一代一位叫朱智的,清光绪年间位居兵部右侍郎,相当于现国防部副部长。据还在世的曾孙回忆,当时老宅正厅二楼,放着整箱资料。其中一个木匣,里面装着很多朝廷奏章,包括曾国藩、左宗棠、曾国荃等催要军饷的信笺。上周五,我们到的那天,雨水从天井里几乎倾泻而下,正在整修的庭院全都停工在那里。有工人说,这个整修工程要花很多很多钱,还要干上一年多时间。

       元宝街西头是胡雪岩故居,国家级文保单位。亭台楼阁无不精巧,松石花木备其极珍。相传仅院内假山一项,当时胡雪岩就雇工百人,费银万两。据传,胡雪岩筑此大宅时,要求地基定呈方形,意为“宝地一方”;大门定要朝南,意为“朝南享福”;门前要用大块青石铺路,暗喻“平步青云,生财有道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撑着伞,站在巷口往纵深里望去,觉得这里似乎才能找到戴望舒《雨巷》里的那种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 结着愁怨的姑娘当然没有遇到。雨天里行人稀少,只有同行的那个身形瘦长的笔名胡人的诗人,忽然整肃起面容……他身上穿着一件唐装,围着一条POLO围巾,撑着天堂牌折叠伞,站在老旧的门前,我用手机给他拍了几张黑白照片……雨水突然加剧落下,时光仿佛于刹那间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    胡人的博客很久没更新了,那上面最新的一首诗与爱情有关:……你是天上的,仙家的/现在,你是我的,小女人/倘若回到三年前/我宁愿是一个土匪/这年年开花的树,早就是我的了……让心情先阳光起来——杭州雨巷  - 云 - 云的天空

        说实在的,在江南的雨巷里,怎么能不想到爱情呢?就如同这没完没了的雨水,且喜且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元宝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炭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想从斑驳的墙壁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开一扇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听听青石板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由远而近的脚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由近而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听听黄昏的雨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晨的燕喃

         听听拴马桩边马匹静静的踢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一片落花委地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寂寞的叹息

 

  

白马庙巷:此处传说“泥马渡康王”

  来到江南,你怎么可以错过这市井中的雨巷呢?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者 邢人俨

          杭州每一条街巷几乎都有一个小小的民间传奇。

        白马庙巷在宋代曾叫做粮料院巷。南宋时,建白马庙,因此得名白马庙巷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马庙曾祭祀白马,传说宋高宗赵构未当皇帝时为康王,被金兵追杀至江边,有白马渡他过江,至此地饮井水化为泥,原来此马乃彼岸庙中泥马。这就是流传民间的“泥马渡康王”的传说。现在的白马庙巷已经褪去了历史的风雨痕迹,白马庙也不复存在,留下的是巷子里人们闲散生活的片段。

        闲散生活并未被这连日的雨水打破,相反地,对于这样一条从历史中走来,甚至保持着某些传统生活习惯的市井街巷,雨水的造访似乎暗示着这是一段完全可以足不出户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 在白马庙巷里兜兜转转,每隔几米都会看见一户人家,几乎家家门户紧闭,有一种“小扣柴扉久不开”的安静空间存在于此。唯一热闹的是持续不断的雨水声——雨水落在坑坑洼洼的地上,落在塑料板做成的屋檐上,落在门外的菜叶上,也落在窗台上的搪瓷杯里,滴滴答答,无休无止,让人耳朵无法停歇。这里早已不再有当年金戈铁马的气壮河山,也没有香火鼎盛的盛况,但那些依然保留上百年的房子和古树,为它刻下了无法取代的地理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遇到几户开着门的人家,隔着雨帘,往里面望去,全是悠然的生活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老人安静地坐在餐桌前,对着一大堆工具琢磨着怎样修他的水壶。他家的老房子是复式结构,楼上睡觉,楼下起居。阴雨天里,房间光线不好,他却有十足的耐心慢吞吞地修理他的水壶,慢吞吞地过他的日子。在他家隔壁,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纱窗里面刨土豆,他一边刨一边跟门外的邻居聊天,有一搭没一搭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下雨了,衣服不能晾在外面,好几天也不干,一排衣服黑压压地晾在家里的天花板下。

        从他家门前经过的邻居随口说了一句,一下雨,大家都不爱出门了,就躲在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 街巷某个拐角尽头,同样是一户关着门的人家,家里养了一条狗,一有人靠近,就叫个不停。那清脆的叫声穿破连绵的雨声,在巷子深处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 来到江南,你怎么可以错过这市井中的雨巷呢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月二日夜访白马庙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泉子让心情先阳光起来——杭州雨巷  - 云 - 云的天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繁华是一场梦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百年的烟尘是一场梦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最新的迟到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依然年轻的男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在一个雨夜抵达

   并惊讶于一条小巷的逼仄与幽暗的寻访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一个梦吗?

  当那白色的马匹在焦黄的中原走失

  

让心情先阳光起来——杭州雨巷  - 云 - 云的天空

 

当烟雨中的江南从泥泞的马背上

  卸下了一个颠沛流离的时代与王朝

  卸下了它的疲惫与孤独

  卸下了它的悲伤与耻辱

  卸下了新的光荣与梦

  那么,那些飘浮在幽暗的小巷之中

  同样飘浮在我身体深处的细密的雨滴

  何曾不是一个人在目睹一个时代,一个人的一生

  如白驹过隙般迅疾时

  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的忧郁呢?

  何曾不是另一个从梦中醒转的人

  那些漫溢而出的孤独呢?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